从城羽训第一届 “我的羽球梦”羽毛球手绘报大赛

本次大赛以手抄报评比的形式,激发学员的学习兴趣,开阔学员的视野,开发学员的思维能力。本届手抄报活动以为主题,培养学员综合分析能力、创新意识、创新精神和动手能力。同时带动大家对于中国梦、少年梦、羽球梦更深刻的认知!

4、主要部分:以文章为主题,最少有两个栏目要写对羽毛球的热爱、给自己的目标方向能指引自己前进。

4、书写与插图(4分)要求手工制作,字迹清晰,画面和谐最后得分,满分为10分

各班在班长处报名登记统一交给班教练,参与本次活动。完成后由班教练统一收回进行评比。

为了更好的配合活动的顺利进行,颁奖过程中,所有参与本次活动的学员必须到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大步流星地走进赛场

我的课余生活丰富多彩就像一座七彩桥,我爱画画、练书法、打羽毛球、跳绳、看书……因为它们不但使我陶冶情操,还使我增长见识,增强体质。但我最喜爱的还是跳绳。

比赛开始了,首先是第一组成员上场,只见他们精神抖擞,胸有成竹,开始跳了,他们个个身轻如燕,绳子在他们脚下一跃而过,只听到“唰唰”的声音!时间就快到了第一组成员跳得更快了,他们组取得了一个惊人的分数458下,我心想:这样的强敌到底能不能超过呢?

轮到我们第二组了,我们也不甘示弱,大步流星地走进赛场,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比赛又开始了,我的心像揣了一只兔子似的“咚咚”直跳,我们像一道闪电冲向绳子,左脚往前一跨,右脚轻轻一抬,绳子像长了眼睛似的乖乖地从脚下一闪而过,时间到了我们的分数更加惊人499个,我们赢了。

上海知名公园禁止打羽毛球?球友“炸锅”了!真相是…

放置花钵、消除场地线,公园的做法让一众球友很是不解。曹先生表示,他所在的打球队伍有二三十人,年轻的50多岁,最年长的83岁。“我们在中山公园都打了近20年的羽毛球了!勿晓得为啥,突然就不让打了,阿拉实在是没办法接受。”

经过一众球友多次交涉,在承诺“安全自负”的前提下,目前公园又允许游客在空地上打球,但增加了保安人员巡逻。

记者与中山公园管理方上海长宁公园绿化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取得联系,在发来的回复信函中,对方表示:游客擅自在公园树木上拉网、在地坪上划线,严重影响公园的景观面貌和其他游客正常游园。建议前往专业的运动场所活动。

那么,“专业的运动场所”又在哪里呢?记者走访发现,作为上海中心城区最为知名的综合性公园之一,中山公园吸引了众多早锻炼的市民,每日在园内锻炼的团体有100多支,年接待游客超过500万人次。而与“超高人气”极不匹配的是,符合市民需求的运动场地是少之又少,标准羽毛球场竟然只有一个!

市民魏先生告诉记者,除了地面上有场地线,这片球场简直没有多少专业性可言,就连球网也是球友们自己拉起来的。“你看,这个地面一直没有修复,下过雨好几天积水不退,很容易摔跤!”在现场,还有不少市民反映,场地周边的几个路灯已经坏了5个月,多次向园方反映,迟迟无人来修。无奈之下,夜间来打球的市民自备照明灯,不愿再“麻烦”公园。这片球场是由长宁区体育局出资建设的。对此,中山公园称:

园地不负责场地维护。已将情况反馈至体育局,但到底何时修缮至今没有下文。由于管理方所谓的“专业的运动场所”极度缺乏,同时因长年失管、破损严重。才造成了曹先生这样的球友只能占据空地,甚至占道打球。

记者查询发现,今年5月,上海市公园管理事务中心在《上海市公园文明游园守则》2018版的基础上,出台了对涉及学龄前儿童及非运动型球类活动管理的补充说明,其中第二大类第三条规定:公园内设立球类专用活动场地的(如网球场、篮球场、羽毛球场),允许携带相应运动型球类入园,并在指定区域内活动。专用场地相关要求应公开告知。

依据此规,中山公园在非专用场地上,清除了羽毛球团队涂画的场地线,并在局部地坪上设置花钵。但由于羽毛球团队较多,流动性大,无法做到一一告知。

这场“禁羽”风波看似已暂时平息,但许多市民还是有话“不得不说”。他们认为,羽毛球健身者和园方发生矛盾冲突,其原因归根结底在于“公益性的公共专业运动场地,实在太少太少”。

相关规定明确“要在指定区域内活动”,羽毛球团体有数十支,但中山公园只有一片缺管理无修缮的专业场地,而附近社区更是缺少公共羽毛球场,“需远远大于供”。而放眼整个长宁区,除中山公园外,设有公共羽毛球场的,仅有虹康绿地公共运动场、长宁区虹桥中心花园。而对于不少羽毛球团队而言,这两片场地离家较远,每日往返实在不便也不现实。

为此,不少市民希望,相关部门能在中山公园周边或园内新增一些专业运动场地,同时加强对现有场地的维护保养,让“15分钟社区体育生活圈”真的能触手可及。球分享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