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世圈的三件“信球事”

何世圈,男,54岁,西华县奉母镇七里仓第二行政村(以下简称七二村)党支部书记,不善言辞、长相敦厚。单从相貌上来看,何世圈应该是一个做事扎扎实实、四平八稳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不到两年时间,何世圈接连做了3件令乡亲们瞠目结舌的“信球事”(信球:中原地区方言,傻、莽撞的意思,同义词“半吊子”),七二村也因此名扬全县。

初夏时节的5月23日,清风徐徐、满目青翠。此时,在七二村村委会后面的一块村集体土地上,已经种植月余的两万多黑木耳菌袋已经长出湿润、鲜亮的嫩芽,生发之势不可阻挡。

一般来说,黑木耳更适合山区栽植,怎么来到了豫东平原七二村呢?这,就是何世圈最近做的一件“信球事”。

事情要从2019年7月份说起。彼时,奉母镇党委书记陈鹏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决定进行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在七二村“先行先试”,努力探索一条“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之路。

改革路上离不开开路先锋。当月,何世圈等在陈鹏带领下,先后到安徽等地学习“三变” 改革新方法、新举措。正是这次学习,让何世圈开拓了眼界、增长了见识、迸发了力量。

那时至今,何世圈凭着在乡村振兴中大干一场的拼劲,先后办了3件 “信球事”,让七二村在“三变”改革实践中迅速脱颖而出,走在了全县前列。

“村委要把这122亩村集体土地全部收回,进行自主经营,赔了(钱)算我的,赚了(钱)给大家分红。”2019年10月的一天,当何世圈在村民大会上吼了这一嗓子后,大家都傻了眼,没有欢呼雀跃,只有冷嘲热讽:“真‘信球’,看你能弄成啥样。”

新鲜事一个接一个,收回这122亩村集体土地后,七二村便在镇党委、政府的指导下成立了集体经济合作社,让1578名村民集体入股。通过科学细致的折股量化,计算出基本股1287股,农龄股1519.47股,福利股87股,共计总股数2893.47股,赢得村民一致认可,为今后的合理分配打下坚实基础。

接下来,为引导群众更快更好接受这一改革,何世圈把整合出的122亩土地按两季分别种植了“稳赚不赔”的小麦和玉米。

成效很快显现出来。2020年秋后算账,七二村种植小麦实现集体经济收入12.51万元,种植玉米实现集体经济收入11.73万元,全年集体经济合计收入24.24万元,除去必要的种子、化肥、农药等生产投资,共给村民股东分红9.86万元,留作村级集体收益4.24万元。

“20年前分过两袋苹果后,村里再没分过任何东西。去年,我们一家4口人分了600多块,这改革俺咋不支持哩。”七二村67岁村民何得生提起分红的事高兴地说。

第一件“信球事”靠谱,何世圈的信心更足了。得到陈鹏的再次指点,何世圈计划将村里的剩余劳动力资源盘活利用起来,这样既可以解决村里卫生保洁、村集体土地用工等问题,还可以解决一些孤寡老人的吃饭问题,凝聚人心。实现这些,具体做法就是兴建七二村“乡村大食堂”。

说干就干,何世圈很快找到几间闲置房屋,开始收拾起来,并计划实行积分制管理。何为积分制?何世圈说,凡是自愿参加村集体劳动或者集中学习的村民,每天可以积3分,吃一顿饭用掉1分,多余分数还可以让其他人用。

这个想法一出,又有人说何世圈“信球”,这不就是以前的“大锅饭”吗?以前都不行,现在能行?还有人直怼何世圈:“只要你建起‘大食堂’,我就在开业那天送来一头猪。”

这头猪没多久就被送了过来,因为何世圈克服重重困难,顶着非议和压力,把这“信球事”又弄成了。

“只要参加村集体劳动或学习,每天就可以吃上3顿香喷喷的饭。”负责村集体劳动管理的老生产队长何钦亮说,“自从村里建了‘大食堂’,很多人主动参加集体劳动,不但锻炼了身体,还找到了集体荣誉感,个个精气神十足,都像变了个人。”

之后,村里的闲散人员纷纷参与村集体劳动或学习,挣分吃饭。这不仅让七二村人居环境变得越来越好、让村集体土地耕种和管护有了更多劳力,还大大促进了七二村“四边地”“四荒地”“四角地”综合整治,最终新增集体土地30多亩。

三日不相见,莫作旧时看。如今,漫步在七二村,水泥路平坦干净,一排排民院整齐有序,房前屋后花木葱茏,令人赏心悦目。

如果常来七二村,你还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在各条街道上,每天都有三五个手拿着扫帚和簸箕的村民,他们仔细打扫每一个路段,始终保持路面洁净卫生。如果你常常遇到十多个人在一起干活,有说有笑,也不用惊讶,这一定是大家在一起参加集体劳动。

“今天的饭菜真好吃,蒸米饭、土豆炖鸡肉,还有蛋花汤,比我在家吃的饭好多了。”中午开饭,之前村里有名的“懒汉”何崇伍总要先对“乡村大食堂”夸赞一番。之前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得过且过。现在天天参加集体劳动,靠自己的双手挣饭吃,“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何世圈说,七二村“乡村大食堂”开起来后,每天都有40人左右参加集体劳动挣分吃饭。和两年前相比,现在的七二村变化真大,尤其是老百姓的精气神,好得让人惊叹。

这时,如何最大限度发挥土地、资金、人力等资源的作用,让集体和村民得到更大收益,让“三变”改革行稳致远?就成了摆在何世圈面前的又一道难题。经过多次外出考察学习,2021年春节前后,何世圈终于找到种植黑木耳这条产业振兴的好路子。

为什么适合在山区种植的黑木耳能引进到七二村?何世圈说起来头头是道:一是七二村所处的颍河流域自然条件适宜;二是当地有种植黑木耳的小辣椒秸秆原材料,便于就地取材;三是西华的胡辣汤产业为黑木耳提供了广阔的销路,根本不愁卖。

有了前两件事的成功,何世圈这次更加勇往直前,他带头拿出1万多元,又筹集6万多元,开始种起黑木耳。

“赔了(钱)算我的,赚(钱)了还给大家分红。”仍是和原来一样的“信球”话,但这次已没人再说何世圈“信球”了,围着这片种满希望的土地,大家伙儿又开始齐心协力地忙起来……

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在这条道路上,有着可贵 “信球”精神的何世圈和七二村一定会越走越远。③6

郑州一“信球”意大利去看球连累河南一亿老乡都晕球!

截至3月10日晚24点,河南确诊病例1272例,现存病例仅剩1例。眼瞅着清零之日指日可待,离终点只剩下一步了,成为全国第6个疫情清零的省份。

3月11日12时40分,记录被打破了。郑州市确诊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病例,该病例是郑州市首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

这位江湖大哥名叫“郭伟鹏”,居住和工作于河南省郑州市。据央视发布的通告,他的职业是——浩昶劳务派遣公司派遣到郑州市交通运输局执法支队郑东新区执法大队劳务人员。

名字读上去很长,其实简单理解,就是交警身边的“协警”。据说他就是在事业单位混日子的官二代临时工。未经证实的他爹背景:郭永昌,男,1963年4月出生,西南政法大学79级校友,系信阳市选区选举的省十一届人大代表。1983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漯河市司法局副局长、市外贸局局长,1997年7月任漯河市源汇区区长,2001年4月任漯河市源汇区委书记,2004年4月任信阳市委常委、固始县委书记,2008年2月至2009年先后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信访局副局级信访督察专员 ,于2009年5月被双规。

就是这么一个“协警”,竟然很有钱。全国人民在抗疫,他竟然决定去看球。而这个时候,他还偏偏要去意大利,难道不知道新冠病毒正在意大利爆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用郑州话管这货叫做“信球”。

可搞笑的是,那几天意大利没有球赛,这“信球”在意大利兜了几个城市后,发现没球赛可看。于是3月6日他从意大利转机回国。飞了那么远,7天时间,4个国家,球赛没看成,商店都关门,代购也没买到,他就决定不辞辛劳、千里迢迢也要把新冠病毒从意大利给带回来。我们再看一下这个“信球”是如何将病毒带回来的具体行程:3月6日,这“信球”从意大利米兰飞往阿联酋阿布扎比进行转机;3月7日,阿布扎比飞回国内,于早上8点50分抵达北京首都机场;由于是从阿联酋的航班回来的,阿联酋当时并非疫情严重国家,所以首都机场并没有让全航班乘客强制隔离,但需要乘客自己主动申报在境外待过哪几个地方。而这“信球”却故意隐瞒了自己去过意大利,于是首都机场测了温发现正常竟然就放行了。10点半,他乘坐机场大巴到北京西站。(这“信球”不只连累了河南老乡,把首都人民也祸害了,现在大巴上的人要全部被隔离)下午1点,他在北京西站乘坐火车回郑州,列车次号是K267,整个和他乘坐同一车厢的人现在都要被隔离观察。回到郑州后,他也没有向社区申报自己境外行程。

第二天,也就是3月8日早上7点半,郭某鹏乘坐早高峰的地铁1号线号线去单位上班。晚上同样在下班晚高峰乘坐5号线日,郭某鹏继续正常挤地铁上下班。可是蹊跷的是,他在下班的途中竟然去药店买药了。也就是他发现自己身体已经不适!然而此刻他仍然没有申报和告知。

我们再看一下这个“信球”是如何抵抗民警调查的:3月10日上午8点,郑州市公安局大学路分局民警经过大数据比对后,发现郭某鹏是从意大利回来的,于是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打电话给郭某鹏,这“信球”拒接电话。无奈民警再打电话给他母亲,令人搞笑的是,他和他母亲到这个时候还在狡辩否认自己去过了国外。甚至连阿联酋都否认去过。(真是母子连心~~)于是无奈,民警和社区人员亲身前往郭某鹏家中让其下楼,发现他头上有汗。郭伟鹏撒谎说是喝板蓝根喝的……

然而不管怎么狡辩,航班和护照信息骗不了人,郭某鹏在证据面前最终只能承认。120遂将其带至隔离点。

就这样,新冠病毒,千里迢迢,从意大利又回来了!这下好了,不仅他在郑州的上下班地铁上、公司里接触的那么多人,就连他回国的班机、北京的机场、大巴、以及北京前往郑州的列车上所有人都有可能会被感染!

疫情之初,河南多地实行封村封路的“硬核”表现,被全国网友热议。有效控制了疫情在河南的漫延。河南那么多人的努力,皆因这一信球去意大利看球,而付诸东流。

目前虽然初步只定了密切接触者24人,但是从北京郑州一路上几天下来接触过他的人至少上百人!

目前,由于郭某鹏返回郑州后隐瞒境外旅居史,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因为一个人的私利,因为隐瞒,因为谎报,大家又要遭受无妄之灾——郑州市所有的市民又被打回原点,本来稍稍平复的心情又开始紧张和恐慌,禁足的日子又开始重启;新一批有望复工的企业,又要陷入停滞状态。有些企业,如果长期不复工,就会最终陷入“无工可复”。企业背后,是大量的员工和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收入和生活将会遭受重创;孩子们开学的时间恐怕又要推迟,一些已经复工的家长本来已经盼到开学的脚步越来越近,家长们真的快要疯了,老师们网上批改作业眼睛也快熬得不行了。一个渣男,祸害一座一千万人口的城市,祸害了河南一亿老乡。

北京、上海是全国交通枢纽,入境控制不好的话,一个“超级传播者”那让全国开花了。

各地病例陆续清零,是全国上下同心协力抗击疫情、在湖北人民作出巨大牺牲和巨大努力、在全国人民全力支援取得的回报。

截至3月11日,累计死亡病例已经达到3173例,这些生命永远等不到2020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