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棒球教练:惋惜台湾投手 被日本教练教坏(图)

提及当年获罗德队赏识转任教练,庄胜雄说:“作任何事有没有专注、全力以赴,平常人家就会看。”他负责认真的为人特质,是被拔擢为教练的原因。

他回忆说:“1995年球季结束,我37岁,有一天编成部长广冈达朗把我叫去,我心想:‘完了!可能要与我解约。’,没想到广冈告诉我说,2军有缺一个教练,问我有没有意愿。”

庄胜雄说,当时问广冈达朗为何选上他?广冈回答说:“你当球员就很专注、认真、又肯学习,我负责人事10几年,谁能当教练,我绝对不会看错人。”

广冈达朗1995到96年担任罗德队编成部部长之前,曾任养乐多队与西武队监督,他这席肯定的话,给庄胜雄不少信心,在当年觉得也该给年轻球员机会情况下,庄胜雄便于1996脱下战袍,展开教练生涯。

转任教练后,庄胜雄凭着用心与认真学习的态度,担任罗德队教练一作就是10几年,也证实当年广冈达朗没有看错人,庄胜雄说:“刚担任教练的前10年,不太好意思教,因为总觉得自己的教练素养还不够。”因此,转任教练前几年,就不断到处参加日本职棒球员举办的讲习会,吸收棒球技巧,还学习如何运用电脑作技术分析,经过多年充实,才敢真正教导职棒球员,如今已是罗德队倚重的教练团成员之一。

上月应La new球团之邀担任为期2周客座教练后,庄胜雄感慨的说,“我为不少台湾旅日投手被日本职棒教练‘教坏掉’感到婉惜。”尽管他接受日本职棒洗礼20多年,但也不客气的说:“日本教练不见得都会教。”

曾被日本媒体评为潜力新人的前巨人队投手姜建铭,就因被改动作造成受伤,返台后只在兴农牛效力2年,又于2010年季后被释出,可能就此结束职棒生涯;今年返台加入象队的林恩宇,在乐天鹰也被调整到受伤,本季只出赛2场就接受右肩关节镜手术,复出后威力能否恢复,仍是未知数。

庄胜雄在日职只要遇到台湾投手,都会主动予以指导,对台湾旅日球员与岛内棒球发展极为关切,他说,“日本职棒有许多老教练还是以他们当球员的老方式在教,常常要求投手一天要投300球,台湾投手根本不习惯,结果就造成受伤。”

“教练绝不能把自己的动作,套在球员身上,必需依每人的特性作调整,千万不能改太多。”庄胜雄以他的经验表示,在调整投手动作时,会用不同方式作尝试,不会强迫球员一定要改。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玩棒球危险看棒球亦然 职业投手球时速150公里

用长期跟踪美国职业棒球联盟赛事的资深记者大卫·布里格斯的话来说,“一垒和三垒教练从事着的是体育运动中最危险的工作之一。他们站立的位置离本垒板不到90英尺(约合27.4米),当球飞速朝他们飞过来的时候,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不到1秒钟,他们随时有可能被击中。”

以一垒为例,处在该位置的教练一边要注意观察防守阵型,一边要对跑手传达指令,同时还得看着一垒球手和投手的动向,这时候如果有球高速向他飞过来,他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美国职棒联盟教练多内利深有感触地表示,“除非你站到赛场上去,否则你永远不会知道那有多么危险。他们(管理层)准备想一些法子来保护我们,但是除非把我们放进一个电话亭里头,否则我们的安全就根本无法得到彻底保障。”

美国职业棒球极为发达,管理者们对运动员们的人身安全问题也非常重视,但是他们却忽略了教练们的安全。看来,库尔鲍的死会让棒球规则的制订者修改相应规则,也许不久的将来人们就会见到棒球教练也戴着头盔指挥比赛了。

不光是教练不安全,看台上的观众也不太安全,球员们一旦击球位置出现大的偏差,棒球就会直接飞向观众席,有时候球员们还会出现脱手,连球棒也一齐被甩了出去。考虑到美国职棒赛场看台如今越来越接近球场,因此球迷们受到伤害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当然,与教练们相比,他们的反应时间又相对多一些。(邹振民)

棒球大屏显示字母释疑:BALL代表投掷坏球数量

棒球场现场设有两块大屏幕,一、二垒之间的那块是体育计分屏,二、三垒之间的是公共计分屏。

STRIKE下面的数字表示投手投掷出好球而击球手未击中或未作击打动作的数量。棒球比赛中,如已累计两个好球而击球手未击打或未击中第3颗好球时,该击球手下场,这就是“三振出局”。

OUT下面的数字表示出局击球手的数量,当攻队累计有3名击球手被淘汰出局后,场上两队进行攻守转换。

屏幕中部1至10的数字表示局数。棒球赛一般为9局,每局分为上、下半局,如9局后仍是平分,需继续比赛至第10局甚至更多,直至分出胜负。

如图显示中国队与捷克队的比赛进行到第2局的上半局,中国队有一次安打且1比0领先。

如图显示,捷克队30号波兰斯基·托马斯上场击球,中国队61号朱大卫投球,此时托马斯已一击不中,朱大卫的球速是每小时179公里(每小时111英里)。

此外,公共计分系统还显示进攻方击球队员的个人技术统计,包括本场比赛的保送上垒次数、坏球数、投球局数和安打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