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常宁吴冠希《我的女儿出嫁了》讲述排球女将和篮球健将的命运相遇

由湖南卫视王恬工作室打造的《中国婚礼 – 我的女儿出嫁了》将于本周六(7 月 2 日)晚十点温暖上新。

本期节目的新人是篮球健将吴冠希和女排姑娘张常宁。两人的父亲都是中国排球名将,认识近 30 年,因此很多人觉得他们是青梅竹马。但其实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两人都入选了体队之后。当时的吴冠希是个自带 BGM 的男人,带着浪漫型的旋律说唱从黑暗中走出来,反转的是张常宁透露其实自己有点夜盲,在当时的她眼中,吴冠希看上去就像一面黑墙。充满喜剧效果但却不失浪漫的初遇也成为了他们之间甜蜜的回忆。

在节目中,张常宁也甜蜜回忆起吴冠希向自己求婚时的场景。膝盖有旧伤的吴冠希因为害怕自己无法在求婚时单膝跪地,甚至在求婚之前偷偷练习了深蹲。这也让同为运动员的张常宁非常感动。谈及两人的相处模式,张常宁表示吴冠希在日常生活中也会给予自己很多支持和理解。无论是遇到伤病困扰还是训练挫折,对方都会给予自己正向反馈,而同为运动员也会让二人在生活中有更多的话题。这一 同行爱情观 也受到了幸福无限工作室的认可,白举纲更是赞同表示,感情就像搭积木,只有生活的同频才能承载更多压力。

和张常宁在一起后,吴冠希也很快用真心打动了张常宁的父母。挚友儿子的身份,以及在张常宁手术后的细心照顾,使得他快速获得了岳父岳母的信任,成为了家里的一份子。身为排球教练的父亲虽然为人严厉,但对张常宁却一直疼爱有加。不仅将一家三口的合照放到了手机壳背后,还甜蜜地称张常宁和张妈妈为 我的两个女儿 ,不加掩饰的宠爱令幸福无限工作室羡慕不已。

虽然作为岳父,张常宁的父亲已然对女婿十分认可,但一想到女儿即将出嫁,作为父母内心更多的则是更多是失落。在出嫁前,张常宁留给了父母一封信,一向严厉的父亲却在读信的过程中数次湿了眼眶,但却强忍着不舍表示女儿总是要飞的,作为父母能够做到的就是不给女儿添麻烦。一贯严厉的父亲让幸福无限工作室都动容不已。女儿始终是父亲割舍不下的入牵挂,首席策划师胡婧文也不禁感慨,有女儿的男人会比其他男人更多一块柔软的地方。

《排球女将》小鹿纯子今年一月现身上海看看她六十岁的模样

剧中由荒木由美子扮演的小鹿纯子,活泼可爱又自强不息,她努力拼搏的形象,一时在中国广为人知,赢得万众喜爱。

小鹿纯子以“晴空霹雳”、“幻影旋风”等带有魔幻色彩的打球技巧,使女子排球这项体育风行一时。

剧中排球女将们的精湛球技与顽强拼搏精神,深深打动了观众的心。小鹿纯子也成了

荒木由美子曾说:“我很感谢中国的观众,这部电视剧其实是在中国先红火起来的,我来到中国,常常有年轻朋友找我合影留念,我自己也很受鼓舞···。”

少年的荒木是个爱哭的女孩。正是她经常止不住的泪水,打动了家人,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是女孩子惯有的撒娇,往往泪水一流出来,父母再坚毅的铁石心肠,也会被不经意间融化掉了。爱哭的天性,帮助了由美子走进娱乐界,成就了她一直以来的明星梦想。

在电视台举办的选秀大赛中,荒木由美子的表现并不出众,也没有取得比赛名次。

或许正是因为她这止不住的泪水,打动了现场的评委。评委们虽然没有在分数上给予她照顾,但给予了她一个特别奖的安慰。

与一般的排球运动员身高臂长天赋不同的是,生活中的荒木由美子并没有高挑的身材,她的实际身高只有一米五三。

在当年,为了塑造排球女将的飒爽英姿,剧组在拍摄时,特意把排球网降下高度,将赛场坐椅缩小比例,利用摄影的特别技巧角度进行的拍摄。

尽管观众无法看出《排球女将》剧中的队员身高不足,事实上的小鹿纯子以及她的队友们,是一支“袖珍”排球队员。

量身拍摄《排球女将》,不仅弥补了荒木由美子的身高缺陷,剧中的配角以及修改了的道具,也满足了拍摄需求。

这时,剧组特别加强了对荒木由美子的专业培训,不仅让她学习大量的排球技能,还特别加强了体能的训练。

性格坚强又刻苦的荒木由美子,每天自觉进行折返跑与弹跳训练,两条腿有时都练得红肿起来。

但这个时候的哭泣,已经不再是荒木软弱的象征,而是她坚强个性背后的一种宣泄。

花田队的南乡小雄就对小鹿纯子说:“你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我的好朋友,如果你不敢和我竞争,你就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好朋友了。”

其实更重要的是,小鹿纯子有一颗如水晶般透明见底的爱心,也正是她首先把爱奉献给了大家,才得到了大家爱的回报。

把坚强和美丽呈现给了观众,幕后的血泪艰辛过程,则被荒木由美子默默留在了心底。

虽然她抱着美好的家庭憧憬进入了丈夫家的生活,但最先面对的却是长期抱病卧床,需要悉心照顾的婆婆。

最后,荒木由美子的始终如一关爱和真情冷暖,换来了老人家由衷的美好祝愿。在老人临终前,一直握着儿媳荒木由美子的手,用最后的力气对她说:“谢谢你,阿美,你今后的生活一定会非常好···”,她说完了这句话,就告别了人世。

就是想好我决定的每一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做好,做成我的一个目标。包括我结婚生子,还有照顾婆婆的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觉得我旁边有一个声音,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