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开幕式主会场东京奥运会其他赛事都在哪里举办?

  早在东京申办奥运会时曾承诺,2020东京奥运会比赛将在31处场馆进行,其中28处场馆将分布在奥运村8公里半径内,包括主场馆在内需要新建11个永久场馆。

  但由于新冠疫情和延期的影响,东京奥组委会更希望节约成本,因此许多比赛场地都延用了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场馆,或外迁至其他县的现有设施内进行,尽量压缩赛事开支。

  那除了开幕式让人眼前一亮的新国立竞技场外,本届东京奥运会还有哪些赛事场馆呢?让我们先睹为快吧!

  位于东京新宿区霞丘町的新国立竞技场,是此次东京奥运会主会场,其原址是曾作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的国立霞丘陆上竞技场(旧国立竞技场)所在地。由于场地老旧,设备老化,2013年,东京政府申奥成功后,决定将旧体育场拆除,重新建造。然而,新场馆从设计到建造可谓是一波三折。

  在最初的公开招标中,来自英国的伊拉克裔女性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团队的设计脱颖而出,但因其工程造价高达3千亿日元,遭到了日本民众和政界的强烈批评。最终,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宣布推翻原先的所有设计,重新来过。

  2015年9月,新场馆设计和施工再次招标,国际奥委会更是要求必须在2020年1月前完工,因此评选重点就是削减成本和缩短工时。最终,日本建筑设计师隈研吾的团队中标。2016年12月新场馆开始动工,2019年11月30日建成,并于同年12月21日正式开馆,工程费达1569亿日元。

  隈研吾的设计理念是“木与绿色的体育场”,因此,建筑外墙结构使用了来自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天然杉木,屋顶的支撑结构亦由日本本土的落叶松搭建。整座体育场呈椭圆形,占地19.2万平方米,高度从原先的75米被压低至47米,地上五层、地下二层,拥有三层看台,可以容纳60000名观众。

  为了引导市民重新关注自然空间,场馆未采用过分华丽的外观,而是以白、黄、绿作为主色调,并在场外种植了4.7万株植物。同时,为了达到生态环保和降低成本的目的,观众席并没有设置空调设备,而是利用镂空设计和多种送风设备,通过自然风来降低体感温度,据说可以降低10摄氏度。

  虽然隈研吾“临危受命”,在缩短的工期下,紧锣密鼓地完工了,但据日本SMARTFLASH报道,一些提前感受过新场馆的市民抱怨设计上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天花板上的管道,看台倾斜角度不适合观看足球比赛,观众席过于拥挤狭窄,厕所数量不够等等。

  据了解,新国立竞技场内除了男厕、女厕、轮椅人士专用厕所外,还设置了男女共用厕所,方便LGBT人士使用。一些厕所墙壁上还别出心裁地画上“12345”的数字和直线,据说是为了方便那些陪伴“广泛性发育障碍(Developmental Disorder)患者来看比赛的照顾者,在他们要上厕所时,可以让患者数墙壁上的数字和直线来集中注意力防止随处奔跑,这是参考了专门人士意见而设计的。

  东京体育馆位于东京涩谷区千驮谷站,是此次乒乓球项目的主赛场。这也是一座老场馆,最早建造于1954年,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担当了体操和水球的主赛场。

  1986年,由于设备老化,东京体育馆一度关闭。1990年,由日本著名建筑师槙文彦主导进行全面改造,最终建成了可容纳10000人的场馆,举办过多项国际和国内比赛,包括乒乓球、摔跤、排球、花样滑冰等世界锦标赛。2018年为2020东京奥运会再度升级改造,于2020年1月31日完工。

  虽然属于不同的区,但东京体育馆与新国立竞技场的距离非常近,就隔着一条外苑西大道,北面就是著名的新宿御苑。

  考虑到周边公园和住宅区的环境,槙文彦在设计中降低了地面建筑的高度,而扩大了向下的延伸,因此从外表看来,它就像一艘扁平的巨大UFO飞船,深深嵌入地下,给人以压迫感。而走入内部,圆形穹顶直径达120米,两边宽大的看台,给人开阔的视野。

  国立代代木竞技场由日本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设计,坐落于东京代代木公园内,体育馆分为第一体育馆和第二体育馆两部分,在1964 年东京奥运会期间曾用作游泳和篮球比赛场地,可容纳10200人,也是许多热门演唱会、时尚秀的举行场地。

  从空中俯瞰,国立代代木竞技场“海螺”一般的造型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悬吊屋顶是其设计的一大特点,据说内部没有一根柱子,为的是让观众更专注于比赛,而且通过液压阻尼器抑制屋顶的振动,即使在台风天也不会出现问题。

  据了解,当初建造时,工地上还留有二战后美军占领日本时期建造的军事设施,为此日方与美军展开多次谈判,但几度陷入困难,导致整个施工工期被推迟到了1963年2月,工人们24小时加班加点,终于在距离奥运会开幕39天前赶工完成。丹下健三也因此被国际奥组委表彰为奥运特别功勋者。

  2021年5月,日本文化厅文化委员会决定指定其为国家重要文化财产,国立代代木竞技场将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文化遗产。

  对于了解日本乐坛的人来说,日本武道馆一定不陌生,因为许多日本音乐人都以能在武道馆开演唱会当作毕生的一种荣耀。

  这一传统要追溯到1966年夏天,披头士乐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日本的公演,就是在武道馆举行,每天两场、场场爆满,两万余日本青年参加门票抽选,8千多名警察维护秩序,6千多人因为太过激动被逮捕,日本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披头士狂热”。

  1966年夏天,披头士乐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日本的公演就是在武道馆举行,日本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披头士狂热”。 资料图

  日本武道馆之所以被叫做武道馆,旨在为了促进日本传统武术的传播,1964年,作为当时东京奥运会的柔道场地而兴建,总造价为18亿日元。设计师山田守以法隆寺梦殿为蓝本,采用了八角形的大屋顶设计,屋脊线勾勒出富士山的造型。

  值得一提的是,男子柔道就是于1964年在东京奥运会上首次被列入正式项目。1968年奥运会上,柔道项目被取消。1972年,男子柔道再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1992年,女子柔道被列入奥运会正式项目。

  即使在今天,柔道、剑道等赛事也经常在这里举行,日本武道館也被用作拳击和职业摔跤的活动场地。每年3月,东京许多大学也会在日本武道馆举行入学和毕业典礼。

  从两国车站下来,紧靠着隅田川的一栋绿色大屋顶建筑,就是被誉为“日本国技相扑圣地”的国技馆,一般也被叫做“两国国技馆”。

  相扑作为日本传统的神道教仪式与体术,过去一直都在寺庙中进行。明治20年代(1887年~1896年)有人提出有必要建造一个永久性的相扑馆。于是在1909年,日本第一座相扑竞技馆落成,而它的设计者就是大名鼎鼎的东京车站的设计师辰野金吾。

  辰野金吾结合了东西方审美,采用了西式圆顶钢架结构,屋顶外观则模仿了法隆寺金堂的造型,看上去就像一把巨大的伞,材料上更是使用了308根铁柱和538吨铁料,因此被人称为“大铁伞”, 观众可以从四面八方进入馆内,最多可容纳2万人。

  很可惜,旧国技馆在火灾、大地震、战乱中几度被毁,又几度重建被拆。如今的国技馆,是1985年建成的第二代,地上有两层,地下一层,风格上还是参考了过去的样子,对屋顶做了修改,改造为四角的造型,总耗费150亿日元。

  除了相扑运动外,这里还举办拳击和职业摔跤等比赛,偶尔还举行音乐会,此次成为了2020东京奥运会拳击项目的主赛场。

  马事公苑是 1964 年东京奥运会期间马术比赛的场馆,也是1964 年大会的遗产设施之一。

  马事公苑位于东京世田谷区上用贺,周围绿树如茵,十分静谧。该地是为了培养参加1940年夏季奥运会的马术选手而建造,现在多用于举行马术比赛、马术普及等活动,由日本中央竞马会(JRA)管理。

  由于设施老化,马事公苑于2017年开始翻新,并斥资294亿日元打造了室内竞技场、新的马厩等永久性设施,以及围绕主竞技场的一座可容纳9300人的巨大观众席和八座大型灯塔,作为奥运会的“临时设施”。

  然而,由于新冠疫情反反复复,东京政府最终宣布取消观众入场观看。但作为奥运专用的“临时设施”,注定不会被长久保留,因此很可能观众一次都没有使用,就要面临赛后被拆除的结局。

  7. 东京水上运动中心(花样游泳、竞技游泳和跳水)、有明体育馆(排球、轮椅篮球)、有明体操竞技场(体操、蹦床和硬地滚球)

  此次除了新国立竞技场之外,还有三座专为2020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建造的大型设施,也被称为“三大竞技场”,分别是东京水上运动中心、有明体育馆和有明体操竞技场。

  东京水上运动中心坐落在东京江东区辰巳森林海滨公园内,这里紧靠东京湾,本届大赛的水上运动几乎都将在这片水域上进行。场馆外形四四方方,白色外立面、向下收拢的设计,非常具有现代感。

  据说建造时,一般通常是先竖柱子再搭屋顶,但它的柱子和屋顶是并行建造的。换句话说,工人们先在地面上用1500块铝合金板组装起整个屋顶,四根核心支柱搭建完成后,装上绳索,再将整个屋顶一口气抬起来,一次掀起这么大的屋顶,实属罕见。

  东京水上运动中心可容纳15000人,比赛结束后,四楼的大部分观众座位将被拆除,减少到约5000个座位。

  江东区许多地块都是日本填海造陆工程中新建的,包括辰巳、有明、还有奥运村所在地晴海。

  有明体育馆距离奥运村不远,中间隔着海鲜批发市场——丰洲市场(2018年著名的筑地市场搬迁至此),是一座五层建筑,拥有超过 15000 席位的观众看台,其中包括约3000个临时座位。弧形屋顶是其设计的一大特色,四角向外倾斜约12度,并逐渐向上扩大,在有限的场地内尽可能多地设置看台空间。

  有明体操竞技场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木屋顶,长117米、宽88米,重达1800吨。建造时,分为5个部分,分阶段提升进行组装,并利用了木材抗压性强的特点,设计成了弓形。进入场馆后,内部墙壁、观众席、地板也采用了大量木材制成,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据了解,该设计消耗了约2600立方米木材,均为来自北海道、长野县的日本落叶松和杉木。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栋建筑没有像隈研吾这样的知名建筑师参与,是依靠没有明星的“团队力量”打造的自下而上式的设计,乍一看或许会让人觉得平平无奇,但三者都不得不面临同一个课题——缩短工期,因此设计和建造几乎是同时进行,比如有明体操竞技场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另外奥运会的很多场馆,最终也不会继续利用,或拆除、或转型为展览馆、文化活动中心等等。

  如果要问哪一项现代运动最受日本国民欢迎,那一定是棒球了。今年的2020东京奥运会,棒球也成为了新增的奥运项目。

  棒球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一般认为它源于15世纪一种流行于英国的板桨球运动,后传至美国,随后在1872 年(明治5年)被一名美国教师带入了日本。1905年(明治38年),早稻田大学棒球部首次远征美国,带回了先进的技术和装备,为日本棒球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棒球开始在全国普及。

  到了大正时代,随着夏季甲子园(即全国高等学校棒球锦标赛)、东京六大学棒球联盟的兴起,棒球变得越来越流行。在昭和时代,日本第一支职业棒球队组建,棒球文化深入人心。

  在昭和时代,日本第一支职业棒球队组建,棒球文化深入人心。2020东京奥运会官网 图

  福岛县营吾妻球场建成于1986年,是当时日本东北六县中规模最大的一座棒球场,最多可容纳30000人。现在该球场是福岛棒球队“红色希望队”的主场之一,该球队隶属于日本职业棒球独立联盟“棒球挑战联盟”旗下。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在“3·11东日本大地震”中,福岛县受创严重,球队旨在让那些因灾害被迫避难和限制户外活动的儿童们通过棒球获得希望。

  球队成立后,战绩并不差,但由于观众少,财政一度陷入困难,球队代表岩村甚至自掏腰包,帮助球队艰难度日。后来经当地媒体报道,球队的故事受到广泛关注,公司的经营状况开始好转,并正式更名为“福岛红色希望队”,出现在全国赛场上。

  日本政府一直希望借东京奥运会的举办进一步宣传福岛复兴,因此,本届奥运会的棒球赛场就坐落在福岛县营吾妻球场。据日本共同社报道,7月21日,东京奥运会所有项目中的首场比赛在福岛县营吾妻球场开赛,女子垒球日本队对阵澳大利亚队,比赛在开幕式前率先启动。

  7月21日,东京奥运会所有项目中的首场比赛在福岛县营吾妻球场开赛,女子垒球日本队对阵澳大利亚队。 视觉中国 图

  出于安全考虑,会场四周拉起了高高的围栏,只有相关人员才能进入。接下来,福岛地区还将举行七场棒球和垒球比赛。福岛县知事内堀正雄表示,东日本大地震以及核事故已经过去了十年,希望能让更多人知道,福岛正在向复兴一步一步迈进。

  大通公园位于札幌市中心,南北约宽65米,东西约长1500米,呈长方形,面积约7.9万平方米,遍布美丽的花坛、草坪和树木。大通西一丁目位于最东端,街道数字向西方递增,直至大通西十三丁目为止。公园两侧有约4米宽的行人道,外围就是行车道,分别称为“北大通”及“南大通”,车辆都循此二道往东西两个方向行驶。

  东京奥运会竞走项目将于8月5日至6日举行,马拉松7日至8日举行。届时,路的东侧将设置有白色帐篷,供运动员们更衣和休息,中间区域设有约100根旗杆,用于悬挂参加马拉松和竞走比赛的国家和地区的旗帜,西侧是供媒体使用的临时建筑。

  大通公园一年四季向游客和市民开放,是札幌地标型的大型公园。然而,今年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东京奥组委呼吁民众不要到沿途观赛,尽量呆在家中收看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