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一“信球”意大利去看球连累河南一亿老乡都晕球!

截至3月10日晚24点,河南确诊病例1272例,现存病例仅剩1例。眼瞅着清零之日指日可待,离终点只剩下一步了,成为全国第6个疫情清零的省份。

3月11日12时40分,记录被打破了。郑州市确诊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病例,该病例是郑州市首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

这位江湖大哥名叫“郭伟鹏”,居住和工作于河南省郑州市。据央视发布的通告,他的职业是——浩昶劳务派遣公司派遣到郑州市交通运输局执法支队郑东新区执法大队劳务人员。

名字读上去很长,其实简单理解,就是交警身边的“协警”。据说他就是在事业单位混日子的官二代临时工。未经证实的他爹背景:郭永昌,男,1963年4月出生,西南政法大学79级校友,系信阳市选区选举的省十一届人大代表。1983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漯河市司法局副局长、市外贸局局长,1997年7月任漯河市源汇区区长,2001年4月任漯河市源汇区委书记,2004年4月任信阳市委常委、固始县委书记,2008年2月至2009年先后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信访局副局级信访督察专员 ,于2009年5月被双规。

就是这么一个“协警”,竟然很有钱。全国人民在抗疫,他竟然决定去看球。而这个时候,他还偏偏要去意大利,难道不知道新冠病毒正在意大利爆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用郑州话管这货叫做“信球”。

可搞笑的是,那几天意大利没有球赛,这“信球”在意大利兜了几个城市后,发现没球赛可看。于是3月6日他从意大利转机回国。飞了那么远,7天时间,4个国家,球赛没看成,商店都关门,代购也没买到,他就决定不辞辛劳、千里迢迢也要把新冠病毒从意大利给带回来。我们再看一下这个“信球”是如何将病毒带回来的具体行程:3月6日,这“信球”从意大利米兰飞往阿联酋阿布扎比进行转机;3月7日,阿布扎比飞回国内,于早上8点50分抵达北京首都机场;由于是从阿联酋的航班回来的,阿联酋当时并非疫情严重国家,所以首都机场并没有让全航班乘客强制隔离,但需要乘客自己主动申报在境外待过哪几个地方。而这“信球”却故意隐瞒了自己去过意大利,于是首都机场测了温发现正常竟然就放行了。10点半,他乘坐机场大巴到北京西站。(这“信球”不只连累了河南老乡,把首都人民也祸害了,现在大巴上的人要全部被隔离)下午1点,他在北京西站乘坐火车回郑州,列车次号是K267,整个和他乘坐同一车厢的人现在都要被隔离观察。回到郑州后,他也没有向社区申报自己境外行程。

第二天,也就是3月8日早上7点半,郭某鹏乘坐早高峰的地铁1号线号线去单位上班。晚上同样在下班晚高峰乘坐5号线日,郭某鹏继续正常挤地铁上下班。可是蹊跷的是,他在下班的途中竟然去药店买药了。也就是他发现自己身体已经不适!然而此刻他仍然没有申报和告知。

我们再看一下这个“信球”是如何抵抗民警调查的:3月10日上午8点,郑州市公安局大学路分局民警经过大数据比对后,发现郭某鹏是从意大利回来的,于是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打电话给郭某鹏,这“信球”拒接电话。无奈民警再打电话给他母亲,令人搞笑的是,他和他母亲到这个时候还在狡辩否认自己去过了国外。甚至连阿联酋都否认去过。(真是母子连心~~)于是无奈,民警和社区人员亲身前往郭某鹏家中让其下楼,发现他头上有汗。郭伟鹏撒谎说是喝板蓝根喝的……

然而不管怎么狡辩,航班和护照信息骗不了人,郭某鹏在证据面前最终只能承认。120遂将其带至隔离点。

就这样,新冠病毒,千里迢迢,从意大利又回来了!这下好了,不仅他在郑州的上下班地铁上、公司里接触的那么多人,就连他回国的班机、北京的机场、大巴、以及北京前往郑州的列车上所有人都有可能会被感染!

疫情之初,河南多地实行封村封路的“硬核”表现,被全国网友热议。有效控制了疫情在河南的漫延。河南那么多人的努力,皆因这一信球去意大利看球,而付诸东流。

目前虽然初步只定了密切接触者24人,但是从北京郑州一路上几天下来接触过他的人至少上百人!

目前,由于郭某鹏返回郑州后隐瞒境外旅居史,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因为一个人的私利,因为隐瞒,因为谎报,大家又要遭受无妄之灾——郑州市所有的市民又被打回原点,本来稍稍平复的心情又开始紧张和恐慌,禁足的日子又开始重启;新一批有望复工的企业,又要陷入停滞状态。有些企业,如果长期不复工,就会最终陷入“无工可复”。企业背后,是大量的员工和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收入和生活将会遭受重创;孩子们开学的时间恐怕又要推迟,一些已经复工的家长本来已经盼到开学的脚步越来越近,家长们真的快要疯了,老师们网上批改作业眼睛也快熬得不行了。一个渣男,祸害一座一千万人口的城市,祸害了河南一亿老乡。

北京、上海是全国交通枢纽,入境控制不好的话,一个“超级传播者”那让全国开花了。

各地病例陆续清零,是全国上下同心协力抗击疫情、在湖北人民作出巨大牺牲和巨大努力、在全国人民全力支援取得的回报。

截至3月11日,累计死亡病例已经达到3173例,这些生命永远等不到2020的春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